重庆时时彩混选计划 宁波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研究> 半月选读
沃幸康:角色无大小,演技有高低
信息来源: 宁波晚报  作者: 赵淑萍  发布日期:2017-07-10 浏览次数:  字号:[ ] 色彩调节:

  

  名片:
    沃幸康,国家一级演员,宁波市“六个一批”优秀人才 。四十年舞台生涯中,参演剧目60余部,塑造了众多独具魅力的人物形象,如《宁波大哥》中的王永强、《风雨祠堂》中的程家传、《典妻》中的“夫”、《雷雨》中的周朴园等。曾获得中国第十二届戏剧节优秀表演奖,上海第二十一届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浙江省戏剧节优秀表演大奖,浙江省第七届、第十届戏剧节优秀表演奖,浙江省第四届戏剧节明星奖等奖项。

  7月,由宁波市甬剧研究传习中心排演的《甬港往事》亮相甬城。沃幸康友情出演,在戏中扮演女船王的管家郑伯。虽说是个小人物,但他一点都不敢怠慢。郑伯知晓商业行情,懂得人情世故,为人沉稳、内敛。他力图使表演落到细处,甚至反复斟酌其走路的姿势,认为郑府大管家虽然表面风光,但内心有自知之明,走路应该是微含胸、步子略紧,稍显拘谨。

  在沃幸康眼里,角色无大小,演技有高低。每一个角色他都严阵以待。从艺四十年,他积攒的是实力,拼的是精神。

  从小与戏有缘

  沃幸康和“戏”有缘。五六岁时,奶奶常带他去西门口听说书。在他童年的记忆里,那个说书场放着一排排竹椅,人们就在那儿坐着,边喝茶边听书,还有人提着水壶来回续茶。说书人讲的都是古代的事、戏里的事,什么王爷、将军、小姐,什么桃园结义、狄公破案,他似懂非懂,但听得津津有味。这也许是他最初受到的文学滋养。

  有一次回家后,他找出一顶罗宋帽,往头上一戴,大摇大摆,手指往后一翘,大声道“我是孝闻街黄鹤池赫赫有名的沃王爷!”邻居们一看他这副样子,都乐不可支,以后见到他都调侃地叫他“沃王爷”,这也许是他塑造的最早的人物形象吧。

  少年时候,流行8个样板戏,他迷上了京剧,特别崇拜戏里的杨子荣,视为偶像。后来,他成了一名正式演员,而且演上了英雄人物,端上了“枪”。1975年,他第一次走上舞台,在《艳阳天》中扮演萧长春。从小有着英雄情结的他,演起这位正面人物得心应手,一炮打响。接着,在第二部戏《何陈庄》中,他扮演第一号男主角何文进。这部戏共演出了40场,场场爆满,几乎到了一票难求的地步。而他也因为劳累过度引起胃大出血,不得不到医院输血。

  可是,“枪”也让他遭遇了一次尴尬。那是演《海岛女民兵》的时候,他演参谋长,腰里别着一把仿真枪,里面装着火药。他在台下候场时,无意识地扣了扳机,枪响了!当时,台上的“海霞”正在巡逻呢。观众倒没在意,领导很恼火,予以严厉批评,要他写检讨。那一次教训非常深刻,他意识到舞台是神圣的,上台前就得酝酿、铺垫、寻找感觉,不能漫不经心。后来,他养成了提前候台不说话的习惯。有时,第四场才有他的戏,他第一场就在穿衣服了,穿好戏服在一边静静观看,内心跟着台上的剧情走。

  从当红小生到老戏骨

  四十年的舞台生涯中,沃幸康共演了60余部戏。这些戏,有的由他担纲主演,有的他在其中扮演配角;这些角色,有的是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正面人物,有的相去甚远甚至卑劣、猥琐。他反复地揣摩这些人物,以自己的方式来诠释他们,将人性的幽微展现在灯光下,使他们一个个“立”在了舞台上。

  沃幸康常常反思自己演过的角色,如年轻时演的《爱情十字架》《风雨一家人》等。他说,虽然当初他的表演得到很好的反响,而且拿了奖,但今天从艺术的角度来审视,还是可以挖掘得更深一些。2000年后,他迎来了戏剧人生的最辉煌时段,“邂逅”了三个角色,那就是《典妻》中的“夫”、《风雨祠堂》中的“程家传”和《宁波大哥》中的“王永强”。

  接到《典妻》中 “夫”的表演任务时,他压力很大。演惯了气质儒雅的人物,演得了这个嗜酒好赌、把妻子都给典出去的男人吗?对此,他看了柔石的原著《为奴隶的母亲》,对照罗怀臻的剧本分析异同,从而结合导演的建议给人物定位。他觉得不能把“夫”定位为反面人物。“夫”本性良善,由于社会原因和自身性格缺陷,恶习染身,最后无奈典当妻子,这个角色让人感到可怜、可恨、可悲。于是,舞台上的“夫””畏畏缩缩,趔趔趄趄,或醉步踉跄,或以手遮面、羞惭满怀,或抱头蜷缩着蹲在角落里。后来去台湾演出时,一位三十多岁的女观众说:“我真恨死你这个人物了”。沃幸康则笑着回答:“这才是达到了效果。”

  而程家传呢?他懦弱,无担当,但又不是奸恶之徒,从富家子弟沦落为一个小店主,生活的磨难使他垂头丧气。对曾经的情人、现在前来复仇的贵妇人,他恐惧大于内疚。在“夫人”的步步紧逼之下,苟且求生不能,终于醒悟、反抗。最终看破世态后,他又呈现出宽容、豁达的一面。在演绎这个人物时,沃幸康以一个两手交叠放于腹前、见人总是点头哈腰的肢体动作贯穿全剧。于是,一个平庸和善又有点猥琐的小店主便生动地展现在舞台之上。

  沃幸康的QQ名是“王永强”,可见他对《宁波大哥》中“王永强”这一角色的用情、用力之深。因为里面有高难度的动作,有对形体的要求,他“咬紧牙关”减肥,每顿只吃二两饭,体重足足减了10斤。在和剧中人原型的接触中,他抓准了他那挠后脑勺的动作,从细节处来表现人物的憨厚、踏实和低调。剧中,寒风凛冽、大雪纷飞,他拉着装有祭品的车,步履维艰且跪且行。当找到大哥坟头,他长跪过去,一段长而激昂的唱段,足足10分钟,一气呵成,把内疚、辛酸、自责、痛悼之情发挥得淋漓尽致。

  对于一些颠覆性的角色,沃幸康直呼演得过瘾。如《守财奴》中吝啬刻薄的土财主、方言喜剧《甬上三家亲》中的“寿得得”,恰如其分、富有动感的表演,收到诙谐、幽默的喜剧效果。每次到乡下露天戏场演《守财奴》,只要这“老头”一出现,闹哄哄的戏场顿时就变得安静起来。“那个老头能镇住全场。”观众说。

  2015年,宁波市甬剧团重排《雷雨》,他演周朴园。刚出场的那几句就唱得回肠荡气、震慑全场。在剧中,他不怒而威,演出了周朴园的阴鸷和霸气,也演出了这个虚伪、道貌岸然的人内心深处那丝未泯的人性。“37年前,沃老师演周冲,是当红小生,现在是老戏骨,更见内涵。”有一位观众说。

  岁月可以夺走青春的容颜,但是,热爱而且坚持的人却拥有不衰的魅力。

  甬剧是一生的追求

  2012年,沃幸康调到宁波市文化艺术研究院工作,他的主要工作转为对甬剧遗产的整理、研究、传播。当年4月,研究院和宁波电视台“讲大道”栏目合作,沃幸康在栏目中用甬剧形式演唱宁波的风土人情、城市故事。后来,他邀请专业、业余演员演唱甬剧经典剧目中的传统唱段。老艺人、名家、新生代演员轮番出场,观众的热情持续不减。边议边唱的形式生动活泼,令人耳目一新,很好地普及了甬剧知识。栏目收视率很高,观众好评如潮。以此为平台,后来还举行了甬剧大奖赛,非常红火。同年,他和高校教师庄丹华、青年学者友燕玲往返于沪、杭、甬三地,联袂采访四代甬剧人60多位。三年的奔波跋涉,他们不仅收集了大量唱片、剧本、剧照等实物资料,而且编撰成《甬剧老艺人口述史》一书,付梓出版。

  为了扩大甬剧的影响,他参与甬剧情景剧《药行街》和《老爷升堂》的演出。正直善良、落魄又带点颓唐的中医先生,老于世故、城府颇深的师爷,他都演得惟妙惟肖。因为他的演技,不少影视公司找上门来。后来,他还在电影《摄魂铃》中演一个赶尸人。有观众看了,大吃一惊,他还真演得神神道道,江湖气十足。影片中白口很多,而且是普通话,他居然都啃下来了,而且说得字正腔圆。

  如今,退休了,他还在做着和甬剧相关的事情。在市演艺集团甬剧团担任艺术总监,为专业演员和业余戏迷授课。市图书馆、海曙区图书馆、985茶房请他去做讲座,无论场地大小、受众多少,他都激情四溢,声情并茂,边讲边演,让听众享受声色之娱。“甬剧带给我职业的尊严和荣耀。我感恩甬剧,只要是对这个剧种的传承和发展有利的事,我都会做。甬剧是我一生的追求。”他说。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