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时时彩混选计划 宁波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社团风采> 人物专访
一个城市书店的搬迁[图]
——宁波人民广播电台交通音乐频道《宁波枫林晚书店》的采访专辑
信息来源: 宁波人民广播电台交通音乐频道  发布日期:2013-07-12 浏览次数:  字号:[ ] 色彩调节:

  

 

    记者: 在这个喧嚣的城市,他们努力地坚守着一家书店承受压力,他们举步维艰,对于未来,他们满怀憧憬,却仍不确信……诚如很多人所信仰的,实体书店是城市的精神象征、文化标志,不应泯灭、不可消亡……只是,这终究是一个消费时代,“货币选票”的流向不会朝着某些抽象意义而去。那么,在煽情的叙事之外,在政策倾斜之余,实体书店如何自我救赎,未来的路又该如何坚持。

 

    2012年12月25日。
    今天,我们接到了康海燕(宁波枫林晚书店老板娘)的电话,她哭着告诉我们,枫林晚可能要关张了。因为店面租金要涨价,涨幅是他们所不能承受的。
  
    2013年2月8日,春节前夕。
    郑永宏(宁波枫林晚书店老板)告诉了我们一个坏消息,他说,原本确定的新店面出问题了,业主反悔了,不愿意再租给他们。我们只能试着安慰他们,却也无计可施。这个春节,我们一直牵挂着枫林晚。
  
    2013年3月6日。
    今天,我们再次接到了康海燕的电话,她很兴奋,她说合同终于搞定了。新的店面还是在鼓楼商圈,老店往西50米左右。店面马上就要装修了。听完这通电话,这天所有的事似乎都格外的顺心。
  
    2013年4月14日。
    今天,我从枫林晚的微博得知,新店的装修快结束了,这几天他们忙着打包书籍,搬书架。
  
    2013年4月16日。
    今天,是枫林晚搬书的日子,我穿过鼓楼林立的店铺和嘈杂的喧闹声,再次走进枫林晚。

  
    记者:我就这样安静地呆在一旁,静静地听着车轮子碾过石板路的咔咔声,静静地看着他们一次次来来回回的搬书,看着他们即便累得大声的喘气却依旧开心地互相调侃。我不忍心去打扰他们这种默契的配合。因为跟枫林晚有过太多次的交谈和接触,枫林晚与书友之间那些温暖的故事一直感动着我。来帮忙的书友中不乏有我认识的,譬如那个致力考古汉语文学研究生的80后青年,譬如那个高大、温和的儒雅长者吕老师……然而,对于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我并不熟悉,甚至不知道他们是谁。但这并不妨碍我们的交谈,或许只是曾经的一面之缘,却让我有一种莫名的熟悉和亲切。

 

  采访书友:书还多吗?

    读者:嗯,刚好过来看一下,看到他们在搬家,临时加入他们的搬迁,大哥们都是早上八点钟左右就来了,后面甜品店老板也来了,只是过来帮忙的,义务的。

  采访:现在感觉怎样?

  读者:有点小累,呵呵,有点累。晚上在枫林晚QQ群看到今天搬迁,然后我跟他们说我过来帮你们搬嘛,挺累的,不过还好。

  采访:书还多吗?

  读者:还好,不过现在终于看到头了噢?呵呵呵呵呵呵!

 

  记者:短暂的片刻休息之后,大家又继续开始搬书。我沿着狭窄的过道走上二楼,二楼面积很大,差不多有150平方,靠墙的位置摆放着一排排的书架。装修还没有完工,现场有些凌乱,搬来的书被满当当的堆放站中间,很多,差不多有1000来包,这大概就是枫林晚最值钱的家当了吧。期间,郑永宏的电话不时响起,似乎是书友打来的,大概询问为什么枫林晚的QQ没有上线,能不能帮他订一本书。

 

 

 

  采访:郑永宏在接电话。“你要的书过几天会有,不好意思噢,对对对对”。

 

  记者:郑永宏委婉的说着抱歉,没有往日的寒暄问候,急匆匆的挂断了电话。这时,外面有人大声的叫着康海燕的名字,一对年轻的夫妻走了进来,是书友,无意中路过鼓楼看到枫林晚在搬书,他们放下包,加入到搬书的大军之中。大家开心地打着招呼,开心地开起了这对小夫妻的玩笑。

 

  采访:书友路过搬书

  读者:他带着他老婆来,刚好早上路过这里嘛,然后看到类,就帮上类,她把老公也带来了,来搬家,呵呵!噢,最后一包。

 

  记者:最后一包书在一声振奋的叫喊声中搬了上去,他们开心地笑着,相约去吃午饭,说是兄弟的就一定好好好喝几杯,我静静地站在一边,感受着他们大汗淋漓的快乐。郑永宏说,他得回老店一趟,把门锁了,我赶紧跟上去,说能不能跟他做一个采访。他说那就下午吧,那时他稍微空一些。下午3点半,在我们约定好的时间,我再次走进枫林晚。

 

  采访郑永宏:为什么急着开业?

  郑永宏:嗯,现在是这样子的,新店这里,离老店基本上说往西五十米左右嘛,这么个情况,一楼是两家的公共区域,主要是二楼,这个区域,比以前大一点,因为有三楼了嘛,三楼这个区域,现在我们搞成这个休闲活动中心。

  就是因为我们原店的房租到期了,一直催着我们,实际上我们也没办法,本来最好的是等全部装修好,一起搬过来,整个搬迁有一个过渡。因为很多人都习惯了,经常要到我这里来逛,一下子没看到老店,肯定要找新店了。新店虽然很多人也知道大概的位置,但由于店牌还没做好,再加上这么乱七八糟,一下子找不到这个地方,这两天,很多顾客来找,找不到,打电话给我们。

  现在,楼上这一块根本没弄好,因为还有一些软装修,各个方面还在调试,所以我想把楼下这块区域在20号以前先试营业,有些东西可能不太完美,但起码我把我的书啊摆出来,让读者先可看看,至于楼上那块区域,相对独立的,我想尽量调试得完美一点再推出来,尽量有一个全新的面貌展示给读者,以此来回报读者对风林晚的关爱,因此,新店正式开业的时间还没确定下来。

  

 

 

    记者:10年前,来自衢州的郑永宏夫妇在海曙中宪巷开了一家枫林晚,没想到这一开就是10年。10年来,枫林晚在宁波这座书香城市散发出了属于它的一缕清香。只是,这10年的坚守并不容易。2012年10月28日是枫林晚诞辰10周年的日子,有书友赠送给书店8个字:“十年寂静、十年欢喜”。郑永宏很喜欢这句话,他说,开书店是寂寞的,耐得住寂寞是一种情愫,一种享受。

  有很多爱书之人,他们对书都有一种痴,一种眷恋。正如画家梵高所说的:我看见暮色中的书店,宛如黑夜中的光芒。或许在实体书店,你永远不知道在某个角落里藏着一本怎样的“秘笈”,那份神秘地诱惑总有一份深深地惊喜。

 

  采访郑永宏:

  郑永宏:当我捧起一本书,就感觉多香啊,我觉得找一个好的书店就像朝圣一样。

  采访:害怕这样一个实体书店的消失,实体书店可能承载了我们之前上学读书时候对于读书啊买书的一些记忆。你有时候会想,噢,这些如果书店没有的话,就觉得,恩,感觉很失落。

  郑永宏:在买书的过程中,能够翻几页,就这翻几页的过程,对阅读者或者喜欢阅读的人来讲是件非常非常珍贵的东西,如果翻开它或翻开几页,看个开头,然后它会把你吸引进去。。。。。。,我觉得现在中国人读书读得不够多,远远不够多。至少我们有个比较吸引年轻人的场地,开始对阅读产生一点兴趣,哪怕一点点都是好的。

  
    记者:当网络书店越来越吸引读书人的目光时,消失的不仅仅是一些传统人文小书店,消失的其实更是一种生活的态度和方式。”——摘自《独立书店,你好》

 

  记者: 或许,拥有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和对书店的挚爱,始终是郑永宏心底难以割舍的情节。即便在最艰难的时候,郑永宏还是选择苦苦地支撑下去。他说他没有什么雄心壮志,只是想守住这个书店,守住这片和朋友共同维系的美好书世界。

 

  采访郑永宏:

  郑永宏:到我这里来的读者,其实不仅仅是顾客啦,是朋友,去年年底的时候,当他们得知原来的老店来关的时候,他们都希望我们找一个地方能够坚持下去,因为对他们来说,不单单是个书店,是有一个情节在这里,大家就像一帮朋友一样来来往往,其实我的好多顾客不单单在谈论书这个问题,他们更多的是像朋友一样交往。就像这几天要搬迁,我的一个顾客,把今天本来要去外面出差的火车票都改了。

     

    记者:在这座城市,郑永宏没有一个亲戚,但是有比亲戚还亲的朋友,所有的朋友都是因书结缘。新店面还是选择鼓楼也是基于这样一个原因,能近一点就近一点,这样朋友过来总有一个坐坐落脚的地方。

 

  采访郑永宏:

  郑永宏:我很想找个地方,安定的地方,做一个自己喜欢的事情,因为这里有很多朋友,你看,今天搬家,所有来的都是朋友,有70多岁的,有的已经认识很多年了,有些可能就二三个月,有这么多朋友在这里,我开这个店其实我已经很开心了,其实对我来说,,就是能够安安静静地守着这个店就好了。这次新店的地址选择鼓楼、海曙这一块,就是因为这么多年经营下来,真的舍不得这一块。因为顾客群就在这里,其实到我这儿的,除了看看书,我们更多的还是聊聊天、开开玩笑,书店就像凉亭,他们来鼓楼来转转,来我这儿坐坐,看看书啊,就是说这已经成了他们的一个生活习惯。如果我换了另外一个区域,可能有一部分人会跟我过来,但一部分可能会因为不方便而舍我而去。所以,在这里呆了十年,我还是割舍不了。当时,我们已经作了最坏的打算,实在不行,只能往外移。

 

    记者:陈哥与郑永宏认识快15年了,他曾是宁波古籍书店的老板,撑了20多年最后还是放弃了。他说开书店是不挣钱的,但是每个开书店的人对书店都有一种情结,开着一家小小的书店,播放着轻柔的音乐,让每一个爱书的人沉醉在书的墨香中,静静地、痴迷的留恋。他说开书店太苦,太累,他爱书,但没有勇气再去开一家书店。

 

  采访郑永宏朋友:

  郑永宏朋友:我喜欢专业书店,因为专业书店,对一个读者来说,一个容易凝聚在一起,现在一些大型超市你去找书,都让你输入电脑自己去找,或许他的品种多一点,真的喜欢书的,他喜欢一个安静的,自己找书容易找得到的,所以然原来我们开古籍书店也是有一个这样的情节在。

  采访:你觉得开书店是一种情节吗?

  郑永宏朋友:当然是个情节,否则也不会坚持这么多年,其实没有多少钱好赚。

  采访:有机会的时候你还想开书店吗?

  郑永宏朋友:我不会开书店,但我一直会喜欢书。所以对这样的书店,特别像枫林晚这样的书店,我们能帮他么就尽量要帮他嘛,不能看着这种书店一个个都倒掉了。他们生存环境本来就不好,如果我再开书店,到后来也要和他们竞争,他们的生存就会更加困难,所以应该有更多的去扶植他们。

  

    记者:书店,在爱书人心中,已不是简单的销售场所,在书店偶遇一本陌生的书,或再次遇到已读过的书,其中的情景和意味,都有着莫名的惊喜。正因为这样,才让爱书人觉得实体书店的倒闭,有了一种文化没落之感。但爱书人的书店情结并不能改变事实,书籍也只是一种商品。

  在喧嚣的城市开一家书店,艰难是自然,寂寞也寻常。英国作家佩内洛普•菲茨杰拉德说:“我就是想开一家书店。”这是多少读书人的梦,但也是多少读书人不能承受之重的梦。活着,是当下民营实体书店最大的愿望。

 

  采访郑永宏:现在你们最大的压力是什么?

  郑永宏:现在最大的压力就是房租,

  采访:那你现在能守得住吗?

  郑永宏:我们现在刚签下四年的合同,四年以后我们就不敢确定了,至少这四年我们还能勉强撑住,房租再涨价我们根本撑不住。

  采访:卖一本书利润有多少?

  郑永宏:图书销售的利润是很薄很薄的,而且我们经常要搞些读书活动,全是免费服务的,而作家来参加活动的来去路费,以及吃住费用都是由我们来承担的。

  

  记者:这几年,由于受网络书店和电子书的双重冲击,实体书店日渐式微已是不争的事实,尤其是民营的实体小书店,生存尤为不易。国内的实体书店甚至可以用“兵败如山倒”来形容。报纸、电视、网络……与实体书店相关的新闻总是充斥着“歇业”、“倒闭”这样令人伤感的字眼。而在宁波,实体书店的境遇也不例外。去年1月,位于宁波闹市区日新街的新世界书店关门;5月,鄞州万达银泰百货内的左岸书店谢幕。这两家实体书店的相继“倒下”,带给业界的震惊不亚于一次八级地震。

 

  采访宁波市书刊发行业协会谢军华秘书长:谈谈你对图书市场现状的看法。

  谢军华:整个实体书店近几年生存确确实实很困难,究其原因主要有以下几方面:首先,是整个经济形势不太好,图书市场也势必受其影响;第二,图书的销售的渠道和图书消费的模式发生的变化,原来图书销售都是通过实体书店来完成,但近几年网络消费异军突起,而且网络销售以提高点击率为主要目的,以不惜成本低价销售为促销手段,这样,对整个实体书店的销售冲击很大;第三,随着科技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的阅读方式发生了变化,电子书阅读、互联网阅读、手机阅读的出现,对以纸质为载体的传统阅读方式也产生了影响,从而也对冲击实体书店的图书销售量;第四,近年来,实体书店的经营成本大幅度提高,房租和人工成本的提高是实体书店遇到的最大经营困难。面对如此状况,虽然他们仍然很想做下去,但无奈销售增长乏力,最遇经营成本提高,好多实体书店只能苦苦支撑着。

     

    记者:谢军华,宁波市书刊发行业协会秘书长,与书和书店打了多年的交道,他见证了整个图书市场最为繁荣的时期,也感受到了如今的低迷和艰难。在他看来,实体书店举步维艰,原因很简单:经济环境的不景气、新媒体的强势扩张、在线书店对市场的占领、书店运营成本的增加。但是他又认为实体书店就像城市中独特的风景线,诚如很多人所信仰的,实体书店是城市的精神象征、文化标志,不应泯灭、不可消亡。

 

  采访谢军华:品牌书店的关闭,影响会如何?

    谢军华:品牌书店就像城市的一张文化的名片,如果缺少了这些书店,整个城市的文化品味就降下来了。比如说宁波的枫林晚书店,它在市民中的影响很大,虽然这个书店规模不大,但喜欢图书的市民都很愿意去那里,在市民的心目中枫林晚就是一个文化休闲的场所,大家都愿意去那里看看书、聊聊天、交交朋友。书店跟杂货店不一样,本来一坐城市里,书店就不多,如果因环境不好,致使一家家都关闭了,整个文化市场就难以繁荣。所以,从去来,我们书刊发行业协会一直在呼吁全社会去关心、爱护这些书店,希望政府部门能推出实体书店的扶持政策,以此来缓解实体书店的经营压力,帮助他们渡过难关。

  采访谢军华:你认为应该从那些方面来扶持实体书店?

  谢军华:我认为应该表、本共治,首先是希望政府部门充分利用政府资源,为本地区创造一个良好的阅读环境,来扩大整个社会以图书的需求量,从而扩大实体书店的销售量,实体书店销售业绩上去了,当然,经营压力也就减轻了;从降低经营成本的角度上,也希望政府部门为实体书店提供地段好、租金低的经营场所,同时在税收和用工上提供优惠的政策;其三,是当地政府部门参照上海、杭州市一样,由地方财政拿出些钱来补贴真真有困难的、品牌的、需要保留的实体书店的经营亏损,这样,使实体书店在减轻经营压力的同时,从精神上感受到社会和政府对他们的关心。

  

  记者:近年来一些城市相继出台了扶持、资助实体书店的政策,帮助实体书店缓解生存压力。宁波也积极行动起来了,实体书店“扶持计划”正在紧锣密鼓的商讨、酝酿之中。但在谢军华看来,这样的救济不能从政策上根本解决问题。在这个货币选择的时代,实体书店要生存下去,最终还是要自救。采取多种方式,让来到店里的读者可以享受更多的附加值服务,也许才是实体书店的一条突围之路。

 

  采访谢军华:你认为实体书店的未来发展之路什么是最重要的?

  谢军华:我相信未来还是美好的,实体书店最近几年一直在调整,不断地在探索产业的转型升级,实体书店未来的发展之路就是“固本强基、多元发展”,所谓的“固本强基”,就是说作为实体书店首先要做好图书业务,在管理和服务上下功夫,然后在做好主业的前提下,我们要转型升级,在仅仅依靠图书经营有困难的情况下,力求多元发展,兼营与图书业务相关联的多元产品,通过图书业务的人气来带动多元业务发展,以多元发展来弥补图书盈利能力不强的困难,通过这样的互补,把传统的实体书店打造成一个复合型的现代书店。这就是我们实体书店未来的真真的发展之路。

     

    记者:从去年开始,枫林晚尝试着在书店里做一些活动。2012年11月14日,英国作家西蒙 范 布伊在枫林晚举行讲座《单身时代的爱情》;12月16日,《背包十年》的作者小鹏也来到书店,跟读者分享了自己旅行的心路历程。我记得,那些天的晚上,小小的枫林晚坐满了人,一张张年轻的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窗外是热闹喧嚣的鼓楼街市,窗内是关于创作的灵感碰撞,柔和的灯光随着静谧的音乐流淌,有着幸福的味道。在这次的装修中,郑永宏特意把三楼留了起来,他准备放几张桌子、几把椅子,他说,除了举办一些活动,这里还会是大家的书房,你可以泡杯茶看一个下午的书,也可以约几个朋友过来坐坐。

 

  采访郑永宏:

  郑永宏:新店的三楼我们现在把它留出来,准备把它打造一个活动休闲中心,可以经常搞一些活动,与原来比经营的定位要有所转变,到我这里来的顾客或朋友,不仅仅可以买书,还可以享受一些附加的服务,同时也想把这里打造成出版社与读者的门交流平台。五月份我们初步安排8个活动,这些活动都以宁波文化为主题的,有历史的、有生活休闲的等待。以后,我们会坚持定期或不定期的安排各种活动,让枫林晚成市民的一个书房。

     

    记者:枫林晚就像一个家,走过扑满霜花的回家路,它总在那头静静地等候着你。浮躁的心总能在温柔的光线、浓墨的书香、静谧悠长的音乐中慢慢沉淀。——摘自书友微博

   郑永宏说,家也不能一尘不变,每个时期走进这个家的人会不同,阅读的习惯会不同,所以家也得装修,必须要适应一个发展的需要。这些年,这对书店的坚守中,郑永宏也尝试着寻找新的发展之路,譬如进一些收藏类的古籍精品。

 

  采访郑永宏:

  郑永宏:新店开了,虽然与老店相距不远,但顾客的群体还是会有点变化,所以我图书经营的类别会根据市场变化进行微调,特别精品图书这一块,我们已经调整了三、四年了,这次借搬迁的机会,作进一步的调整,还有艺术这一块,我们会增加收藏类的古籍精品图书等品种。。。。。。。

     

    记者:采访在嘈杂的装修声中时断时续,期间也不时会有书友走进来看看,他们会随着康海燕四处参观,虽然整个书店还是空荡荡的,但是只要枫林晚还在,他们还是情不自禁的激动。或许,这就是一种习惯吧,他们习惯了路过鼓楼便进来枫林晚看看,习惯了与老板夫妻亲切的交谈。

  书的品质是一间书店真正灵魂的所在,和许多实体书店一样,枫林晚自开业之日起便有着自己的坚持——专注人文社科类书籍。郑永宏说,要打造自己的诚品书店,极致和特色尤为重要。实体书店应该找到属于自己的不可替代性,否则书店便失去了它的性格,茫然而无所适从。

 

  采访郑永宏:

  郑永宏:新店无论怎样调整,书还是我的主业,其它都是我附带着来做,书店还是要以书为主,否则就不是书店,而且现在枫林晚还是经营人文图书为主,在原来的基础上,我们还会增加宁波地方研究性的和宁波籍作家专柜。不过,无论怎样调整,枫林晚的经营特色永远不会改变,让顾客一走进书店,不看牌子就知道它就是枫林晚。

 

  

    记者:那天的采访很快就结束了,郑永宏和我一起匆匆出了门,他说装修的材料还缺了一点,他得赶紧去买,和我告了个别,他转身走去,步履飞快。我想,他大概是心急吧,10天的歇业,对于那些喜欢枫林晚的书友似乎是一个漫长的等待。

  当火车开出车站时,她坐在那里,羞愧地低下头,因为她生活了将近十年之久的小镇并不需要一家书店。——摘自英国作家佩内洛普•菲茨杰拉德代表作《书店》

  我独自一人,沿着府桥街慢慢地往回走,在经过枫林晚老店面时我停下了脚步,大门紧闭,枫林晚搬家的广告依旧醒目地张贴着。此时,停下匆忙的脚步,我才发现,旁边的树人书店、对面的光明书局也都搬迁了。 

  这时,我很庆幸,这三家书店只是搬迁而没有关闭,我希望实体书店能在这座城市走得再远一些,哪怕只是一点点,一座城市要有自己的风景,书店就是自己特色,没有书店的城市会很落寞。

     

注:本文根据宁波人民广播电台交通音乐频道《一个城市书店的搬迁》采访录音整理,如有不当敬请谅解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信息
·宁波市图书馆学会举办论文写作与投稿培训[图] 2013-07-05
·宁波市图书馆学会 2013-07-04
·宁波市书刊发行业协会2012年工作总结及2013年工作计划 2013-03-19
·宁波市图书馆学会2012年工作总结及2013年工作计划 2012-12-20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